樱桃酒

国美图媒在读,不会画画

  你阅读着她的记忆:她开辟了一条前往禁书区的密道,研究古方,在自己身上试毒,再试着解药,数十年如一日,直到禁书区每一本古籍都注满了她的笔记。她和偶尔来访的江如絮聊天,表现得仿佛一切如常,演技莫不是比你还高明。但你却忽觉脊背发凉,那片源于朔州的阴霾从未远离,它同样攀上你的咽喉,将她这五百年的噩梦尽数交予你品鉴。一开始她会像逃跑般从梦中惊醒,然后在名为现实的死胡同里蜷起身子等待疯狂过去。后来该说她变得麻木吗,她学会了怎样维持住基本的理智,等待识海的雨水将一切浇熄。

你和秋练的戏码并没有骗住她多久,可苦于没有调查途径,她最终都会拎着酒壶来找你,或是她的“父亲”。她终于拼凑出暗流涌动的雏形,也意识到自己也许是某根软肋,某个把柄。

又一个决定。你们师兄妹似乎都很擅长为了别人自己擅自作出决定。她本预备在你渡劫之日将自己幽禁的小院炸掉然后“叛逃”,但问如絮讨来的失败品却不够数量,无奈下她只得兵行险招,挽弓搭箭指向你渡劫的山峰。站在她身旁,你听清了她低语的内容:“从此后,天地之大,你尽能去得。”

评论 ( 3 )
热度 ( 330 )
  1. 共24人收藏了此图片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樱桃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